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网站地图 文字帝:经典美文之家!
当前位置:文字帝 > 爱情故事 > 正文

隔离时期的爱情

时间:2020-05-20 23:06 来源:网络 作者:网络 阅读:
  一
  
  虽然非常心痛,有很多不舍,但我还是决定离婚。今年过年早,一月份特别忙,来不及去办,年底赶着去离婚也不是个事儿,我们就想着等年后去办。
  
  老公家是湖北仙桃的,离武汉并不远。作为一家小公司的老板,他要在公司盯到大年三十那一天。1月25日过年,23日武汉就封城了。不管怎么说,夫妻一场,我不能不管他。封城那天上午我给他打电话,问他打算怎么办。他说准备在办公室的沙发上住几天,等过了年就去找个房子搬出去。我说:“你还是回来吧,大过年的,省得让妈和孩子都惦记着。”
  
  我和老公是办公室恋情,公开后他辞职开了家小公司做室內设计。当初老公是全公司的“小鲜肉”,好多女生向他献殷勤,他最终选择了我。我以为我们会开始一段充满甜蜜的幸福婚姻,没想到只是短短几年,爱情就在一日日的鸡毛蒜皮中消磨殆尽。
  
  有时候我恍惚觉得自己的婚姻是个错觉:他永远不在家,家里的事情完全指望不上他,连卫生纸用完了他都不知道从哪里拿。他给家里的钱倒是一年比一年多,可日子越久,我们两个人活得越像是陌生人。
  
  我曾经试着等他到半夜,试图跟他谈谈我的想法,可是他一脸的疲惫和阴郁,没听完两句话,就皱起眉头来,开始急躁地发脾气:“我不是为这个家好吗?我赚的每分钱都给你了,你还要什么?”“我要的不是钱,我要的是活生生的人!”“没钱你想怎么活?房贷、车贷、孩子的学费,你的化妆品……”“我也是有工资的人,我的口红我自己付得起!”
  
  夫妻之间的争吵总是事无巨细,没有任何要点,以为可以扎痛对方,其实扎痛的是自己。随着时间和年龄的增加,我的工作也越来越多,去年还升任了部门领导。现在,我32岁,有事业,有婚前买的房子,还有孩子,我什么都不怕。
  
  当我跟他说:“我们还是离婚吧。”他一脸疲惫,只说了句“你看着办吧,尽快离了就好”。当天,他就很自觉地把床铺抱到了客厅里。
  
  我妈就住我家楼下,每天过来给我们做饭。她看出我们之间有些不对劲,问了我好多次,我都阴沉着脸敷衍,看到她为难的样子,我真是很内疚。但我知道不能心软,这是我的人生。
  
  二
  
  大年三十下午五点,他提着一篮子水果回来。水果是在小区门口的进口水果店买的,俗气又不好吃。他分明有钥匙,但还是敲了敲门。我妈看到是自家女婿,相当意外,赶快张罗着让他进来。吃饭的时候,大家都心不在焉,他一直握着手机跟公婆发信息。
  
  一切都变得很快,我们这个离武汉一千多公里的城市也开始实施小区管制,每户每周只允许一人出去三次,进出都要登记。看到这个消息,他说:“你们三个(我、我妈,还有女儿)都是女人,抵抗力弱,都在家吧,我去买就好。”我怼他:“我认识你十年,你也没有买过菜。你认识菜吗?”他冒出一句:“我可以问!”
  
  果然,第一天买回来的菜就不对。菜叶子是黄的,排骨全都是骨头,豆腐是我不喜欢的老豆腐,更气的是,菜篮子里还有我吃了会过敏的香菇!花了几百元钱,没买几样我能吃的!
  
  委屈一阵阵往上涌,我气急败坏地给闺蜜打电话。闺蜜却说:“你不能吃香菇,不吃不就行了,他们可以吃啊。这么危险的时候,如果有人能代我出去买菜,让我吃黄叶子菜也可以啊!”
  
  过了两天,他又去买菜,出门前特地问我妈想吃什么菜,然后认真地列了个单子写下来,又郑重其事地塞进口袋里,我在一旁看得又好气又好笑。孺子还是可教的,他第二次买回来的菜质量明显比上次好,还专门买了一只鸡炖汤。头一天晚上,我说过想喝鸡汤。
  
  晚上,四个人坐在饭桌前,我思虑再三,夹了一个鸡腿放到他碗里。他一下子愣住,死死地攥着筷子,没有抬头,我的眼睛瞬间就红了,心里也发酸。妈妈瞥了我一眼,抱起孩子端着小碗到卧室里去喂了。我们两个人相对无语,像数米粒似的,艰难地一口一口把饭咽下去。这是几个月以来,我们第一次没有吵架的晚餐。
  
  第二天,社区工作人员上门,说是小区里的林阿姨被确诊感染了,让所有和林阿姨密切接触过的人都要注意,其中就包括我妈妈。我妈妈回了她的房子,反复叮嘱:“我在家按要求隔离,你跟他在家好好的,不要吵架,小心吓到孩子。”妈妈的叮嘱,我根本听不进去,不自觉眼泪就漫了上来。他有些生硬地安慰我说:“肯定没事儿,这病还没有流感的规模大,不出门就行了。”
  
  我心急如焚却又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妈妈每天过来给我们做饭,她家里并没有存菜。他知道我的担忧,便说:“我负责买菜,每天给妈送,你不要担心。从那天起,他每次买菜都买两份,一份先送到妈妈家,给她放在门口,然后再回我们自己家。妈妈发微信来教训我,说他如何的好,还说一个女婿能做成这样不容易。
  
  三
  
  有天半夜,我突然感到一阵胸闷。胡思乱想了很久,还是放心不下,硬着头皮给他发短信。他立刻敲门过来,帮我戴好口罩,轻手轻脚地扶着我下楼去医院。拍完胸片之后,医生说没大事,不是新冠肺炎。我和他都松了一口气。
  
  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用手机刷新闻,看到已经出现无症状患者,眼泪瞬间下来了。他夺过我的手机,让我不要再看,一遍遍跟我说没事,虽然还是那么笨嘴拙舌,翻来覆去就这一句,却让人觉得安心。
  
  到家以后,他把被子抱进卧室打了个地铺,跟我说再有不舒服就叫他。躺下后,我看着他的后脑勺和亮着的手机屏幕,发现他还在查中小企业应对危机的文章。我缓缓开口:“创业很辛苦吧?”他的手指一顿,关掉屏幕,房间一下子黑了下来。在黑暗中,我忐忑地屏住呼吸。过了好久,他才说:“还好,你别担心。”我的眼泪一下子汹涌而出。他慌了:“你哭了?”我控制不住,只能随便找个理由,吸吸鼻子带着哭腔说:“那你怎么老不回家?”“公司真的很忙,我又舍不得多招人,很多事都是自己做。这次在家里休息这么多天,我才知道原来你这么辛苦,既要做家务还要带孩子,还要上班,而我原来以为只要有钱,一切都简单……”我们说了很多,把这些年的话都说了,说到伤心的地方,我失声痛哭,他抱住我也红了眼睛。
  
  我们都活得太自我了。就是因为我们彼此都是有经济能力、能够独立的人,所以我们不愿意退让,不愿意放下身段与对方磨合。不知道多久,我们依偎着彼此睡去。我从来没有睡得如此香甜踏实。
  
  第二天醒来,我忽然发觉这就好像是张爱玲《倾城之恋》中的故事,墙外是关系几千几万人的疫情,铺天盖地,全是生与死的焦虑。这个改变世界的疫情,同时也改变了我的人生。很久以来,我和他之间一直有什么东西在中间阻隔,现在却忽然失去了踪影。
  
  虽然仍被限制外出,我却觉得岁月静好。我按着网上的菜谱做蛋糕,他负责吃掉我所有做坏了的蛋糕。他在家里教女儿画画,陪女儿读绘本,兴致来了,就把女儿放在背上骑大马,房间里全是欢声笑语。
  
  十几天后,妈妈的医学观察解除了,小区允许出门了,但他的小公司已经撑不下去了,估计要破产。这一次他倒坦然许多:“坚持不下去,我就去找个工作,朝九晚五的,反而稳定得多。”离婚是我们从此不再提的话题。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完美的关系,有幸福也会有痛苦和磨砺,可就是这样,我们才能拥有深不可破的感情链接,痛过之后,才会更珍惜彼此的善意。

文字帝美文网【打赏】

扫描二维码,支持文字帝,为网站发展献出自己的一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