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网站地图 文字帝:经典美文之家!
当前位置:文字帝 > 爱情故事 > 正文

浅笑不语深爱不已

时间:2020-04-17 01:00 来源:网络 作者:网络 阅读:
  一
  
  凌波是在發言结束时发现那个娇俏身影的。她迟到了,走进会场时,有些气喘吁吁,来不及喘息就拿起手中的相机开始拍照。
  
  头发留长了,荡在肩头,白衬衫,牛仔裙,好看的锁骨如飘飞的蝶。十年了,他还是一眼认出她来,只是,她比上学时更瘦。
  
  凌波示意助理递过嘉宾名单,上面赫然印着:云冉,《XX商报》记者。小丫头终归是从事了喜欢的文字工作。她安静地坐在那里记录着,丝毫没意识到台上注视的目光。
  
  凌波听说她在这个城市,原想等一切安顿下来再做打算,没成想这么快就相遇了。望着台下的人,凌波有一些恍惚。十年,不长不短的时间,足以改变很多。穿过岁月的重重裹缠,似又望见了那个倔强聪明而又不染纤尘的小女孩儿。
  
  活动结束,云冉与同行们打着招呼正往外走,却被人喊住:云记者,有位故人想见您。云冉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年轻人,他微微一笑:请跟我来。
  
  进门的那一刻,凌波看见云冉捂住了嘴巴,然后惊喜地喊到:凌老师,我是在做梦吗?凌波的脸上浮起笑意:“云同学,好久不见。”
  
  直到二人对坐在餐厅里,云冉还没从相逢的喜悦中缓过劲儿来,兀自问东问西,开心得像个孩子。凌波耐心地回答着,看着对面的小脸儿满是笑容,他也不自觉地轻笑,一扫连日来的疲惫。
  
  菜上齐,凌波举起酒杯:“云大记者,答记者问告一段落,先吃饭好吗?”云冉吐了一下舌头,与他碰杯:“凌老师,今天好开心,一醉方休。我先干为敬。”凌波来不及阻止,云冉已然干了杯中红酒,还想干第二杯时被凌波制止:“长本事了是吧?”
  
  云冉专心对付餐盘里的菜,对面的筷子又伸过来,她忙不迭地说:“凌老师,我自己来。”抬头遇上凌波探询的目光:“怎么这么瘦,工作很累吗?”云冉的目光瞬间黯淡,咬一下嘴唇,慌忙垂下眼帘:“是啊,我们报社拿女人当男人用,男人当大象用。”
  
  云冉的小动作悉数被凌波摄入眼中,这孩子一紧张就会咬嘴唇,眼睛里瞬间消失的光华,让凌波感觉到她不快乐。喝了酒,云冉的小脸儿变得红彤彤的,努力叽叽喳喳,找着各类话题。以至于坐到车上时,终于疲惫不堪,皱起眉头:“凌老师,我想回家睡觉。”
  
  凌波轻笑,到底还是孩子心性。云冉下车时被喊住,回头,车里的人冲她扬扬手机:“打电话。”云冉点头,看着车子离开,眼泪才猝不及防地落下来。
  
  二
  
  人生有很多意外。比如和凌波的重逢。直到躺在床上,云冉还仿佛在梦中。十年,物是人非事事休。采访之前,云冉简单地看过材料,以为不过是巧合重名,不曾想是故人重逢。
  
  凌波华丽转身,已然一副成功商人模样,可身上的书卷气是遮掩不住的,一如当年。流年匆匆,自己到了他当初的年纪,日子却是兵荒马乱,不知不觉,眼泪濡湿枕巾,不知何时才昏昏睡去。
  
  一早,凌波发来信息:云大记者,起床没?我可是等着你闲时尽地主之谊呢。云冉莞尔,双手运指如飞,瞬间仿佛回到学生时代,她在课堂看小说,被抓现行,趁着办公室无人,想悄悄拿回来,不想又被抓,凌波眯起好看的眉眼,语气却是寒气四射:“云冉,长本事了啊!”云冉忍不住周身寒凉,立马垂手站好,做乖乖女状。
  
  凌波拿着手机,看云冉的信息成串发来,想像她的小模样,不禁弯起了嘴角。从教几年,这个女孩是最特别的,也是他最偏爱的。聪明、有灵气,却也有着与年龄不相称的桀骜不驯。作文竞赛、演讲比赛给他挣足了面子,可私底下却让他有点头疼,作为语文课代表,她总是忘了送取作业,害他自己抱着一摞本子去上课。时间长了,别的老师好奇地问:“凌老师,你们班没有课代表吗?”
  
  说过她几次,她总是赧然地鼓起腮帮道歉:“对不起,凌老师,我以后改正。”可之后她还是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在凌波托着作业本进课堂时,她赶快跑上前,边吐舌头边让同学帮着发下去。凌波望着她调皮的模样,不忍说她,只好自己任劳任怨。也说不好为什么纵容她,只是,每每在讲台上看到她灵动的黑眼睛,心里总是有说不出的安静熨帖。
  
  那天,让她帮着改试卷,凌波突然喊她:“云冉!”“啊!”她应声抬头,黑葡萄般的眼睛望着他。他忽然想逗她:“你是没眼儿的皮带吗?”云冉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么意思啊,凌老师?”他沉默片刻,吐出几个字:“啥也(系)记不住。”说完,兀自低头继续批试卷。余光瞥见反应过来的某同学又在鼓起腮帮运气,不由心情大好。
  
  云冉成绩好,却不是安分守己的学生。偷偷溜出去打游戏看电影有她,逃体育课有她,甚至半夜翻墙头也有她……时不时被班主任训是常有的事,碍于她成绩好,老师们也就象征性地板起脸说教几句了事,一般不用凌波出手。
  
  但体育老师是不买账的,他会毫不留情罚逃课的学生跑圈儿。体育是云冉的弱项,尤其是跑步,有那么两次,凌波看见她被罚,捂着肚子在操场上跑,小身体摇摇摆摆,踉踉跄跄的。他看了一会儿,终于不忍心,走过去对体育老师说:“差不多点儿得了。”体育老师瞪他:“心疼了?”凌波笑着踢这个同宿舍的哥们儿一脚。
  
  那边,云冉已经累得坐到了地上,只有出气没进气了,突然眼前被一团黑影罩住,她抬头,一张英俊的脸庞凑过来:“云冉,可以用翻墙头打游戏的时间来跑跑步。”云淡风轻地说完后便气定神闲转身走远,留下身后的小丫头冲着他的背影张牙舞爪。凌波这样说话的代价是,隔天云冉在他的茶杯里挤了一只柠檬,让他的牙齿酸了好几天。
  

共2页:

2

下一页

上一篇:我的婚姻里也可以有柔情

下一篇:没有了

男女的区别在那?

爱心与死神

谁爱唱歌给狗听

[海外故事] 生死速滑

活出一个越来越大的世界

[悬疑故事] 谋杀的证据

生活中我们当了螃蟹还是青蛙

让孩子吃吃泥沙

青春终结者

简单五句话

不喊冷的男孩

“鬼才”黄永玉的人生故事

最近更新

浅笑不语深爱不已

我的婚姻里也可以有柔情

爱是最好的唤醒

一碗稀粥别样浓

白衬衣上桂花开

初恋是一朵叫情窦的花

爱情“微动作”

美食中的爱情味道

初恋杂感

科学地让老婆少生气

热点文章

一个已婚女人的智慧

前男友的礼物

教授与小贩的爱情童话

岳父岳母的爱情

爱情要穷养婚姻要富养

衬衣的第二颗纽扣 (含义)

今生你嫁的人,是前世葬你的人

暗恋一个人就是要沉得住气

没有伟大的爱情,只有最好的爱情

离婚前的意外旅行

文字帝美文网【打赏】

扫描二维码,支持文字帝,为网站发展献出自己的一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