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网站地图 文字帝:经典美文之家!
当前位置:文字帝 > 爱情故事 > 正文

一千次的离婚额度

时间:2020-04-07 23:07 来源:网络 作者:AdminMa 阅读:
  1
  
  女儿月考分数下来了。我翻开她的语文试卷,入目是一片刺眼的大红叉。女儿是个“小别字先生”,她总把满头大汗写成“满头大汉”,我让她把这个词抄了不下百遍,一到考试她还是写错。别的错误就算了,可这个“满头大汉”顿时让我心中星星点点的火气烧成了燎原之势。
  
  我敲着桌子问:“说了多少遍了,你怎么还是记不住?”我又点着女儿的额头,“你这头上能蹲多少像你爸爸那样的大汉?”女儿低着头,眼眶里盈满了泪。老公听到我提高了嗓门,又看见女儿委屈的样子,马上过来掺和:“你好好说话行不行?”
  
  老公这不是自己往枪口上撞么?我顿时来了脾气,对他说:“要不,以后你来辅导作业,我去做饭?”不写作业母慈子孝,写起作业鸡飞狗跳。每次辅导女儿作业,我就觉得自己是下凡来历劫。见女儿偎在老公身边,楚楚可怜地望着我,仿佛他俩是一伙的只有我一个是坏人,我心中一下子涌上了满满的委屈。
  
  不想看到这一大一小两个冤孽,我转身进了卧室,扑到床上。老公追上来说:“火气大对身体不好,你何苦呢?”我咬牙切齿地对他比了一個口型:“离婚,我要离婚!”随即蒙上了被子,我气得脑壳疼,不知不觉地竟然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久,老公推醒我:“起来吃饭了,做了你最爱吃的炸刀鱼、香菇青菜,还有西红柿疙瘩汤。快起来,洗把脸吃饭。”我的无名火来得快去得也快,给个台阶就下,像什么也没发生似地乖乖地去洗脸。
  
  晚上,我拿出一个软皮笔记本,在最后一个正字上面,又加了一划。老公凑过来问:“这是多少次离婚了?”我数了数说:“第九十二次,离一千次还早着呢。”
  
  2
  
  我们之间第一次提离婚,是在结婚刚半年的时候。老公的两个大学同学从外地过来看他,恰好那两天我出差,家里便成了他们几个男人的天下。等我回到家时,一度以为自己进错了门,再三确认才敢相信,眼前一片狼藉的家就是我用心装扮过的爱巢。
  
  客厅的茶几上堆满了残羹剩饭,地上躺着乱七八糟的啤酒瓶,地板黑乎乎脏兮兮的,几乎没法下脚。厨房的料理台成了杂货摊子,浴室里堆着一些脏衣服。推开卧室门,木地板上扔着两只风尘仆仆的男式皮鞋,我精心挑选的充满少女心的粉色碎花被子,一半在床上,一半拖在地上。
  
  老公跟两个同学喝得有点多,此时大着舌头对我说:“老婆,今晚你回娘家去睡吧,他们明天要走了,我们今晚喝个够。”当着外人的面,我没有多说什么。更何况,这样的家我一分钟也不想多待。
  
  第二天,老公来接我时,我便脱口而出“离婚”两个字。老公明知道我有洁癖,还把家里糟蹋成那样。最让我不能容忍的是,主卧如此私密的地方,老公居然让他的哥们进去,还睡我们的床。他大可以在酒店订房间,去外面的餐馆吃饭,我临走时给老公留的钱足够了。他这样不顾我的感受,让我的心里好像下了一阵刀子雨。老公却觉得,两个哥们都是他要好的朋友,几年不见,他们之间有说不完的话,让朋友去住酒店太见外了。
  
  我和老公吵了一路。到了家楼下,老公突然拦住了我,弯下腰要背我上楼。我们家住的老式住宅没有电梯,六层的楼梯,老公背着我一个台阶一个台阶爬了上去。我搂着他冒出一层薄汗的脖子,心慢慢就软了下来。想起谈恋爱时,我穿高跟鞋走累了,他就弯下腰,让我伏在他的背上,慢慢地背着我向前走。就这样,从恋爱一直走进了婚姻。
  
  到了家,老公让我坐在沙发上,给我端来一杯热茶。家里已打扫得干干净净,阳台的晾衣竿上挂得满满的。老公向我邀功:“老婆,我把沙发套床单被罩枕套全洗了,地也拖了好几遍,知道你爱干净,那半瓶消毒液都被我用光啦。”我气早消了大半,看着他神气的样子,说:“做得不错,以后打扫卫生的任务,就交给你啦。”
  
  3
  
  老公轻易不提“离婚”这两个字,但每次提都让我记忆深刻。记得他第一次跟我提离婚,是在女儿四岁时。他第二天要出差,但一直到晚上九点半还没有回家。我给他打了几次电话都是关机,就有点担心。老公说过晚上要和单位同事一起吃饭,我恰巧有他们的号码,就打电话问了问。
  
  在我看来这真没什么,但老公一回来就开始数落我的不是——打电话到他同事那里探问他的行踪,他的同事们笑话他说我管得太严,这让他很没面子。他又提起许多往事,说我动不动就给他打十几二十个电话,平时限制他的外出自由,让他没有个人空间等等。我也有我的委屈啊,便和他针尖对麦芒地吵了起来。他趁着酒劲把花瓶中的两枝百合扯出来,踩了个稀巴烂,然后红着脸吼了一句:“日子没法过了,离婚!”连睡下的女儿都被惊醒了,从卧室出来看着我们,哇哇大哭。
  
  老公说完,一言不发地打开我给他收拾的行李箱,检查有没有少带东西。女儿泪水涟涟地扑过去:“爸爸,你是不是要离家出走?我不让你走,我不让你和妈妈离婚……”等我安抚好女儿,回到房间躺下时,看着背对着我的老公,我还是默默拉住了他的手。他挣了两下没挣开,也就不再挣扎。
  
  后来,我和老公谈起来,“离婚”两字太伤感情了,以后不许再说,尤其不能当着女儿的面提,否则会给孩子心里留下阴影。道理谁都懂,可火气上头的时候哪还顾得上这些?“离婚”还是会不自觉地从嘴里冒出来。
  
  于是,老公改变了策略。作为一种表达愤怒的方式,背着孩子我俩可以怎么痛快怎么来,但说了后,不许对方往心里去;而且,提那两个字的一方还可以向另一方提个要求。我觉得挺好玩的,曾经在一周内说了三次,老公就不乐意了:“老婆,你想吃我做的菜就直说,咱不能用这种方式啊。不行,我要给你定个额度。”
  
  有人说,即使再恩爱的夫妻,一生中也有两百次想掐死对方的想法。那不妨定为两百次?老公摇摇头:“那是指十分恩爱的夫妻,咱们还达不到那个境界,要不订五百次?”我怕不够用,就把额度又翻了一番:“一千次吧。”
  
  4
  
  我们定下的一千次额度,以不紧不慢的速度消耗着。夫妻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很多时候,我上一刻恨不得用机枪“突突”了他,下一刻逛菜市场时就在想他爱吃什么。有我们的约定作保证,我觉得这样吵吵闹闹也没什么不好,把心中的不满发泄出来,然后忘掉。另一方呢?有则改之无则加勉。我们的感情反而在争吵中越来越深。
  
  天气转冷的那阵子,我的腰椎一直痛,连贴几天膏药都不管用。办公室的同事催我去医院检查,说腰疼不比别的,如果不注意,可能要动手术,严重的可能会瘫痪。我越想越怕,脑子里都是我未来凄惨无比的样子。
  
  晚上回了家后,老公说一句我怼一句,看什么都不顺眼。老公笑嘻嘻地说:“我真生气了哈,离婚?”我恶狠狠地回:“离就离,你好把我这个包袱甩掉!”他看我情绪不对劲,收起了不正经的表情。得知我发脾气的缘由后,他当即找熟人打听当地的专家,并请假陪我一起去医院,结果自然是我白担惊受怕一场。
  
  已是深秋时节了。从医院出来后,我看到黄色的银杏叶铺了一地,很是漂亮。老公见我不说话,以为我还在担心,安慰我说:“你腰不好有什么关系呢?有老公我么!我可以推着轮椅,陪你欣赏一路美景。”
  
  我听完笑出了声,说:“其实我是在想,一千次额度好多啊,就像地上的叶子这么多,感觉我们这辈子都用不完了。”

文字帝美文网【打赏】

扫描二维码,支持文字帝,为网站发展献出自己的一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