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网站地图 文字帝:经典美文之家!
当前位置:文字帝 > 爱情故事 > 正文

我和王伟的爱情故事

时间:2020-02-28 23:04 来源:网络 作者:网络 阅读:
  我至今还记得17年前的那个春日,人民海军以最隆重的仪式,为王伟举行海葬的情景:
  
  战舰在南海的波涛中颠簸着前行,我手捧王伟亲手种下的三角梅花瓣,与他作最后的告别。我想,我要把我的心留在这片海里,陪着王伟,把我们的爱情故事沉入他长眠的这片深蓝里……
  
  小城的细雨滋润着我们的初恋
  
  高中时的王伟多才多艺,灵气十足。而我是班里的文娱委员,坐在他后排,我们俩的接触自然比较多。第一次对他有感觉,是有一天王伟忽然转过身来向我借橡皮,大眼睛里透出一分惊喜:“你的文具盒和我的一模一样!”
  
  “是吗?”我笑了笑,纯朴的心躁动了一下。除了文具盒外,我与他还有许多相近的地方,比如兴趣和理想。那时起,我有些朦朦胧胧地喜欢这位坐在前排的男生了。不过,发现这一点后,我对他反而开始疏远。他当然不知道,那个时候的女生如果喜欢男孩子,会特意表现出矜持与自尊,因此反而被我这种态度给“吓”住了。他那时甚至不敢抬眼正视我。我有些“于心不忍”,才在一次上历史课时,悄悄捅了捅他:“嗨,帮我挡着一下老师,我要做数学作业。”
  
  让我没有想到的是,王伟竟挺起腰板一动不动地坐了整整一节课。也许,爱上他就在这一瞬间。
  
  1986年,我们高中毕业前夕,空军飞行学院在湖州招收飞行学员(战斗机飞行员全部由空军培训,培训结束后再分配到海军)。这时我又给他写了一封信,信中有这么一句话:“是一名真正的男子汉,你就去蓝天翱翔吧!”
  
  绝情信与生死铭
  
  王伟说:“我的人生第一是飞行,第二是我们之间的爱情,它们对我来讲,就像飞机的两翼缺一不可。我一定要飞出来,否则决不回来见你!”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1989年元旦,我接到了王伟一封厚厚的来信。他在信中告诉我:他又找了一个女朋友,是一名大学生,除了长得没有我漂亮外,处处比我强。在信的末尾,王伟还画了一座令人心悸的坟墓,墓碑上写着“王伟之墓”,旁边注着一行小字:“这辈子再也不跟你好,你死了这条心吧!”
  
  我简直不相信这是真的,我仔仔细细地又把信看了一遍,的的确确是王伟的字迹。我实在受不了这沉重的打击,又不愿让父母察觉我的绝望,遂以复习考试为由离家出走,住到了亲戚家,并且心碎地含泪给王伟写了最后一封信,真诚地祝他幸福。
  
  我不知道,此时的王伟也处于极度的痛苦当中。王伟带着我的家人来见我,郑重地交给我一封信,滿脸疑惑的我慢慢地打开了那封信,这是一封与王伟朝夕相处的5名战友的联名信,这封长达9页的信向我道出了王伟“负心”的真正原因:
  
  原来,王伟的部队在进行跳伞训练时出了一次事故,一名学员牺牲,这使王伟对飞行员这项职业的危险性有了更加直接和现实的认识。他热爱飞行事业,但又怕将来自己有个万一,给自己心爱的人带来痛苦。他想,长痛不如短痛,那就把痛苦留给自己吧,但又怕我们之间的感情太深,双方都下不了这个决心,于是就在信中编造了一个根本就不存在的“女大学生”。就是在这样一种矛盾的心情下,王伟从北国的军营发出了那封“绝情”信。
  
  王伟的战友还在信中对我讲道:当那封“绝情”信发出后,王伟的内心非常痛苦,夜里躺在床上常常一个人默默地流泪,他非常期望能得到他最心爱的人的原谅。信的末尾是5名战友的签名,而且,在签的名字上还分别按上了5个鲜红的手印!
  
  看着这5个手印,我被深深地震撼了:他们分明是想用5颗年轻的心来证明王伟对爱情的忠诚!其实,他们更证明了王伟作为一名中国军人,对事业矢志不移的追求和对祖国的忠诚!
  
  后来,当王伟与那朵洁白的伞花消失在南中国海海面后,我才越来越深刻地感受到:当年20岁的王伟因跳伞而引发的那个看似荒唐的举动,其实包含着对我多么深沉的爱!
  
  三年热恋,百封通信,未见一面
  
  1991年7月,经过飞行学院5年紧张而又严格的训练,王伟终于完成了自己的学业,成为一名歼击机飞行员,并获得军事学学士学位。他被分配到海军航空兵,被授予海军中尉军衔。
  
  但毕业后的王伟并没有立即回到分别了两年半的我的身边,而是直接去了海军航空兵的训练基地报到,参加海上课目训练。他写信告诉我:“我现在回不了湖州,我想你是能够理解我的。如果你生了气,那么千万原谅我——我知道你不会的,因为你爱我,你理解我,你说过你要当一名合格的军人妻子。”
  
  当王伟完成了海上科目的训练,又一次面临分配时,他来信征求我的意见。我给他回了一封仅8个字的电报:“跟你跟到海角天涯!”
  
  他没有回家,而是直接到了部队,很快便在老同志的带领下,担负起了战备值班任务。紧张的训练和值班,使他又一次推迟了毕业后就结婚的打算。他写信给我解释:“琴琴,虽然我们不能马上结婚,但在感情上,我是依着你的。你是我的港湾,你是我的跑道。漂泊久了,我会来到你的怀抱停靠,飞翔累了,我会在你的胸前休憩……”
  
  1992年夏天,经过7年的漫长等待,王伟将一条自己亲手用子弹头做成挂坠的项链作为聘礼,把我娶为他的新娘。结婚的时候,王伟刚毕业来到乐东,我们都没有钱,他家里也没有钱给他,所以怕我跟着他受委屈。但是我不在乎。
  
  没有仪式,没有宾客,没有拖地的婚纱,更没有金银首饰,他庄重地把自己亲手做的项链挂在我的脖子上,作为新娘的我幸福地偎依在自己心爱的丈夫怀中。我对他讲:“明月清风不要钱,要的就是你这颗心……”
  
  最后的告别,刻骨铭心
  
  2001年3月31日,星期六的晚上,王伟刚飞行完就回到家,告诉我明天还要战备值班,不能在家休息了,马上又要去外场。因为当时部队有规定:第二天有值班任务的,头天晚上不能在家过夜。
  
  我们又一次相拥告别,当时没有想到,这一吻竟成永别,刻骨铭心……
  
  2001年4月1日晚上7时许,我像往常一样,为王伟泡好了一杯家乡安吉的白茶,等待着丈夫的归来,可我左等右等不见丈夫的人影。我真有些沉不住气了,打电话到团里问。
  
  部队的同志并没有带我到团里,而去了卫生所,那时团长和政委已经站在卫生所门口等我了,我突然一惊,怎么没有别的家属?顿时觉得两腿发软,浑身颤抖。团领导把我让进屋里,以难以抑制的悲愤心情告诉我,王伟今天上午执行跟踪监视任务,美国EP-3侦察机把王伟的飞机撞了,王伟跳伞后下落不明,他们正在组织全力搜寻……
  
  在北京的海军总医院,我在极度悲痛和焦虑中等待着自己的丈夫平安归来。然而,经过长达14天大规模的搜寻,仍没有找到王伟的身影。4月14日,海军党委批准王伟为革命烈士。
  
  4月10日是王伟33岁的生日,但我没有来得及也无法给自己的丈夫过生日就离开了海南。后来,我的身体完全恢复后,又回到了海南。在一个月明风清的夜晚,我请来了丈夫生前要好的战友,来到了王伟飞机起飞、最后一次离开地面的跑道上。
  
  寂静的机场、空旷的原野、深蓝的天空,我与他的好战友一起点了生日蜡烛,点上了中华烟放在跑道上。我说:“你的妻子来给你补过生日了,平时你舍不得抽好烟,今天你就抽一抽中华烟吧……”
  
  王伟走了以后,我的变化太大了,我不知道自己会遇到那么多的困难和问题,架在那么高的一个荣誉之冠上,生活上的重重困难必须自己一个人扛。走过成长,走到今天,他的牺牲精神给了我榜样和力量,我们的儿子给了我生活下去的勇气。

文字帝美文网【打赏】

扫描二维码,支持文字帝,为网站发展献出自己的一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