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网站地图 文字帝:经典美文之家!
当前位置:文字帝 > 爱情故事 > 正文

下一秒的异国邂逅

时间:2020-02-05 23:00 来源:网络 作者:用户投稿 阅读:
  1
  
  见到陈亮本人时,我才笃定地确信,他就是我们系最帅的男生,没有之一。但是,据说这个论帅气无人能出其右的帅哥,却有着诸多令人难以置信的癖好。
  
  比如,他的洗漱用品花样之多可与我校校花匹敌,出门前花在挑选衣服和整理妆容上的时间,大约需一个小时左右。他还有收藏卫衣的习惯,各种颜色应有尽有,名牌鞋子堆积如山。若非亲眼所见,真不知他那洁白无瑕的肌肤是如何保养的。
  
  如果你说这样的男生定是伪娘,那你就大错特错了。陈亮非但没有一点阴柔之气,还是一个霸气十足的东北爷们儿。他的爱好让人有时甚为费解——既能整日不出宿舍,静心观看《乡村爱情》,也可以科学专业的视角,鉴赏国外大片,洋洋洒洒的影评一气呵成,刊发在各种专业杂志上。足球、篮球、乒乓球统统不在话下,游泳、唱歌、跳街舞样样拿得出手。他是我们学校的全才,也是当之无愧的奇葩。就是这样的怪人,有无数女粉丝,但凡哪个社团举办活动请他出场,就等于请了千军万马前去助阵,无需担心因为观众寥寥而失了活动的生气。
  
  受好友苏小幸同学的委托,我将能够搜集到的关于天才的资料进行梳理统计、去枝剪叶之后,发现他们只有一项共同爱好,那就是对印度电影和印度风景情有独钟,仅此一点,便足以让苏小幸和他成为朋友,但苏小幸又苦于找不到恰当的理由与其搭讪,故而再度请我出山,成就一段美好姻缘。
  
  2
  
  春暖花开的时节,适逢曲艺社建社5周年庆。放眼全校2万余人,对曲艺情有独钟者乏善可陈。为了将此次活动办得风生水起,作为曲艺社社长的我,毫不犹豫地以“事成之后介绍女朋友”的逆天条约,隆重邀请了陈亮加盟。
  
  第二天,我将陈亮引到苏小幸跟前,信誓旦旦地介绍说:“苏小幸是我们曲艺社能歌善舞的骨干,而陈亮又是人尽皆知的名人,一个有才气,一个有人缘,希望你们强强联合,排出精彩绝伦的节目,为社庆晚会增光添彩!”
  
  苏小幸看到陈亮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顿感自尊扫地,原本想同他探讨印度电影的兴致,也已荡然无存,于是将怒气撒在我身上:“我只会唱戏,不会跳舞,你让一个‘曲艺盲’过来瞎搅和啥?”
  
  见苏小幸出言不逊,陈亮呵呵一笑:“其实我对戏曲也只是晓知一二,没有几把御制刷子,岂敢深入龙潭虎穴?不知你希望我与你合作表演哪个曲种、哪个剧目里的哪个唱段?”呦,口气不小。当着我的面,这是赤裸裸的挑衅,也是我最愿意看到的“渔翁之利”。
  
  苏小幸回击道:“豫剧越调和京戏,随便你选;刀枪剑戟斧钺勾叉,任由你挑。主随客便,若是以上都不擅长,那泗州戏、黄梅戏、二人转也可。”口齿伶俐的苏小幸言外之意是,如果这么多曲种陈亮一个都不会的话,那就赶紧闪人,不要浪费她的时间。
  
  谁知陈亮的回答令人大跌眼镜:“那我们就合作表演河南曲剧《屠夫状元》吧,里面有个‘叫哥哥你不必如此介意’的唱段,特别适合晚会上表演。”听他这么一说,苏小幸瞠目结舌,没想到这么一个大大咧咧的东北汉子,居然还会中原大地孕育而出的经典戏曲,真是令人刮目相看啊。
  
  3
  
  “叫哥哥你不必如此介意,妹妹的手艺拙你不要嫌弃,俺母女得重生多亏了你,这样的,这样的大恩情报答不及……”
  
  排練正酣,陈亮总是埋怨苏小幸的动作不够标准,声线不够完美,非要她摇着身段、走着莲步、眉目含春、婀娜妩媚才行。苏小幸特别后悔与这位“艺术造诣”高于她的内行合作,言行细节尽收眼底,稍不留神就被奚落。
  
  陈亮一脸严肃:“我们要把每一场排练都当成实际演出,端正态度才能出奇制胜。还有,咱们还要再准备一个不同曲种的节目,以备返场之用。”
  
  苏小幸“噗嗤”一笑,就曲艺社这么冷落的社团,爹不疼娘不爱的,演出那天能来一半观众就阿弥陀佛了,还会有返场这种事?真是闻所未闻!她极不耐烦:“别老数落我,你究竟会不会唱啊?是骡子是马,亮一嗓子再说。”
  
  陈亮对苏小幸的冷嘲热讽不以为意,他双手轻摆,接着她刚才的唱词继续下去:“妹妹你再莫要过意不去,苦命人咱互帮衬患难相依,哥是个粗笨人哪不识大礼,穷日子,穷日子妹和妈叫你多受委屈呀。”
  
  真是山外青山楼外楼,陈亮用掷地有声的唱腔和收放自如的节奏,让苏小幸佩服得五体投地,大师也不过如此吧?
  
  4
  
  社庆晚会演出非常成功,礼堂观众人满为患。而且果不其然,在观众的尖叫与欢呼中,苏陈二人返场,苏小幸也生平第一次把河南越调演绎得淋漓尽致。
  
  庆功宴上,我一个劲儿地感谢陈亮倾力相助,挽救曲艺社于水火之中。一旁备受冷落的苏小幸醋意大发:“真是的,难道我就没有功劳吗?”我瞪着眼睛安慰她:“好吧好吧,你也劳苦功高,与陈亮珠联璧合,缺一不可。”
  
  陈亮笑嘻嘻地问:“帮我物色女朋友的承诺还算不算数?”我放下酒杯,不怀好意地瞥了苏小幸一眼:“苏小幸,你不是还没有男朋友吗?整天缠着我给你介绍,这不,机会来啦,你为曲艺社‘献身’的时候到了。你和陈亮志趣相投,今晚何不在众人的见证之下成就美事?”我又将目光转向陈亮:“你,愿意吗?”
  
  就在陈亮不知所措时,众人开始煽风鼓动。见陈亮迟迟不予表态,苏小幸蓦然而起,继而又娇羞地坐下说:“我等凡夫俗子,岂入他的法眼?你们就别枉费心机了。”
  
  晚饭结束回到宿舍,陈亮发微信问苏小幸毕业后想去哪里,苏小幸说一切都还未知。陈亮说他毕业就去印度游学了,想在离开之前倾吐心声——其实大二那年,在学校社团工作交流会上他就开始喜欢她了,只是当时她还未和前男友分手,所以只能将这份喜欢藏在心里。这次他同意来曲艺社助阵演出,并非是社长面子大,而是因为他想求助社长,帮他合演一场引她上钩的双簧。如果她愿意和他携手走完人生旅程,成为彼此爱情故事里的主角,那么毕业之后可以与他同行,或者,他可以为她留在国内。他之所以没有当众表白,是因为还不知道她对这份感情是何态度,怕她难堪。
  
  一切来得都太突然,苏小幸需要时间,在爱情与面包之间做出权衡。只是没承想,在她还没做出决定之前,陈亮就只身去了印度。他的心里到底有没有她,她不得而知;她的权量时限到底需要多久,他也难以预知。他们之间虽然缺少推心置腹的沟通和一砖一瓦的情感累积,可是不知为何,她的心里却莫名地对他愈发思念。这叫不叫爱情?
  
  5
  
  2016年盛夏,苏小幸坐在H市第一中学的办公室里翻转着地球仪,寻觅着陈亮在印度行走的轨迹。她终究放不下这个曾在心底烙下印痕的男生,于是便在暑假首日背上行囊,追随他在朋友圈发布的游历路线,只身来到印度孟买。那个时候,适逢孟买数百万印度教信徒庆祝latemonsoon节,她随他们一起,赤脚走进湖里,她想,陈亮在孟买逗留的3日,一定也见过类似的盛景。
  
  苏小幸继续沿着陈亮行走过的路线,去了普什卡骆驼集市,看成千上万头骆驼等待交易;她同印度教徒在戈达瓦里河沐浴,与恒河旁的苦行僧面河静坐,虔诚祈祷;在焦特布尔的小街之上,与当地天真黝黑的孩子一起,将早餐拿来喂牛。牛被印度教教徒视为“圣兽”,而她亦将陈亮看作“男神”,千里迢迢前来寻觅,那么她是不是爱情的圣徒?没人给她答案。一位突突车司机在德里的尘霾下看报等客,一群裹着纱丽的妇女迎风穿街而过,对满脸凝重的苏小幸投来好奇的目光。
  
  半个月后,沿着陈亮的路线刚走完一半,苏小幸的盘缠已快捉襟见肘。在即将花掉所剩无几的卢比之前,她决定直奔陈亮正在游历的城市,也是她印度之行的最后一站——加尔各答。抵达加尔各答后,苏小幸被死死地裹挟在这座城市拥挤不堪的交通里。
  
  过去终将过去,未来遥不可及,只盼在加尔各答街头回眸的刹那,在奇迹随时可以发生的异国,能与陈亮不期而遇,并深情地告诉他,她会将与他相关的点滴铭记于心。
  
  就在苏小幸即将从童话美梦里醒来,回归现实生活的最后一秒,她看到远方的人群之中,一个熟悉的黄色面孔正神采奕奕地向她走来。  

文字帝美文网【打赏】

扫描二维码,支持文字帝,为网站发展献出自己的一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