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网站地图 文字帝:经典美文之家!
当前位置:文字帝 > 爱情故事 > 正文

他予我陪伴,情深深似海

时间:2020-01-26 01:01 来源:网络 作者:AdminMa 阅读:
  认识林屿深的第一年,从早春到初夏,从枯枝小树到满枝繁花,他追随我的步伐,也从图书馆到操场,一路相逢。这些年,从我的18岁到23岁,他予我陪伴,情深深似海。
  
  有人说,我爱我的孤独,它是我最大的自由。人间有多少鼎沸繁华,都不如独自芳华。我深以为然,但还是破例驻留林屿深的世界,人潮涌动,抵不过两个人的静好时光。
  
  1
  
  初识林屿深的那年,他大二,我大一。创业协会的聚餐安排在入学的第一周,还未熟悉宣传部成员的我,在学校门口集合时,误打误撞地跟在了网络部的队伍里。
  
  男部长玉树临风,一表人才,这是大家一致的传言。所以,当身为部长的林屿深搬着啤酒饮料从学校出来的时候,女生们纷纷上前抢着帮忙,我也被刚刚结识的同伴推搡着,接过了林屿深手里的饮料。
  
  到达聚餐地点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自我介绍。“我叫夏浅浅。”话一开口,林屿深便不明所以地看向我,却等我介绍完毕之后才质疑道:“浅浅不是咱们网络部的吧。”
  
  那一刹那,是我从未经历过的尴尬。林屿深再度发声:“都是一个协会的,而且看在你帮我们拿东西的情分上,我敬你一杯。”
  
  彼时未满18岁的我,竟还稚嫩到滴酒不曾沾过。林屿深递给我一杯橙汁,自己将满杯酒喝下。我犹豫片刻,还是为自己换上了一杯啤酒,强忍着喝下。
  
  聚餐结束的时候,林屿深怕我走错校门,执意送我回学校。这是一座北方小城,不喧嚣不浮躁,夜色却也那样好看。
  
  2
  
  军训结束以后,创业协会的工作步入正轨。周三上午,宣传部和网络部分别是我和林屿深值班。协会里,大家都以哥哥、姐姐相称,但每次值班分发报纸到网络部的时候,我每次把报纸放到桌子上就离开,多余的话在林屿深这里好像怎么也说不出口。反倒是林屿深每次都会停下手里的工作,饶有兴味地看我一眼,说:“是浅浅啊?”
  
  不曾想,不久之后,我又再度和网络部一起聚餐。两个部室联谊,而林屿深便是发起人之一。
  
  那天聚餐结束以后,大家又决定去看通宵电影。我对此不感兴趣,想提前回学校,却还是被林屿深劝说着到了电影院。
  
  电影开始的时候已经9点钟,仅仅看了半场,我便觉得困意来袭。再醒来时已是凌晨,周围睡倒一片,只有林屿深安静地靠在座位上,转过头无声地笑。联谊之后,我和林屿深的交集还是限于工作、值班。
  
  第二年春天,想起上学期的体育测试,我的800米跑了倒数第二之后,我决心到操场跑步。
  
  5月中旬,北方的这一片天蓝得愈发澄净,走在晨风里,一想到接下来的半年都将会是这样的蓝天,我便觉得畅快无比。而夜晚的天空,更是不染纤尘。偶尔有几颗星静静地悬着,也格外显眼。我绕着跑道一圈又一圈地跑,直到筋疲力尽。
  
  “加油。”林屿深从身后跑来,头也不转地说,话音刚落,就已经跑出去很远。我也没敢想那是在鼓励自己,但咬咬牙又坚持跑了一圈。
  
  离开的时候,环顾整个操场,才发现看台上操场中央,稀稀落落地坐着几对情侣。就这样靠在一起数数星星也是不错的呢,有的时候我也会这样想,但冷静下来,还是习惯一个人看风景。
  
  之后,每次跑步,似乎都会不大凑巧地撞上同在跑步的林屿深,但多数时候,他只是在不远处的篮球场,潇洒的身影在渐晚的天色中清晰可辨。
  
  3
  
  时值回暖的季节,图书馆北面甬路边的几株玉兰树开了花,走得近了能闻到淡淡的香味。经过的时候我喜欢给它们拍照,有时候会在不经意间的余光一闪中,瞧见身后的林屿深。
  
  “我也去图书馆,同路。”林屿深打过招呼,就兀自向前走去。
  
  进入5月份,夜色来得稍迟。跑完步,我闲坐在操场的铁架上,林屿深走过来递一瓶水给我,就漫无目的地靠立在一旁。
  
  彼此沉默良久,听到他开口,我侧眼望过去,有晚霞正落在他好看的侧脸上,柔和得看不出一丝波澜。直到对上林屿深投来的目光,我才反应过来他说了什么。
  
  他说:“夏浅浅,我想我是喜欢你的。”这样的认真,不像从前的眉眼带笑。
  
  春天就那样过去了,早上去自习室的路上,我看到最后一朵白玉兰也开尽了。
  
  6月的时候,我一个人去看了一场电影。曾经,花两个小时看一场电影被我视为一件浪费大好时光的事。直到被林屿深强行灌输,我才发现,有些情怀是一拍即合的,看自己喜欢的电影哪里会浪费时间,反倒是陶冶了情操。
  
  只可惜电影结束的时候,下了一场猝不及防的大雨。我踩着路面的积水,眼睁睁地看着回学校的公交车与我擦肩而过,只好上了随后而来的另一辆车。
  
  所以当公交车在人迹罕至的站点停下的时候,我心神俱乱,好不容易找到了路边的修车大爷问路,却听他讲了一口方言。我似懂非懂,朝路边四处张望,不曾想过会遇到对面骑车而来的林屿深。
  
  “我可是亲眼看你上错了公交车,能不能不要在等车的时候还发呆走神。”林屿深一把抹去滴落在额前的雨水,语气里带了些责备。
  
  雨还在滴滴答答地落,我撑起林屿深递来的伞,坐在他的车后,不自觉地将伞向前偏了许多。
  
  也不知道林屿深是怎样遇上我的,就像在那个傍晚之后,我特意推迟了跑步时间,但依然能在操场瞧见林屿深的身影,他不上前,但从他身上也看不出太多的疏离。可是,神经里那些莫名的小偏执总是根深蒂固的,因为习惯一个人的自由,所以当身边的人出双入对的时候,我反而更愿孑然一身。
  
  所以,那天我告诉林屿深:“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和哪个人肩并肩一起走。”
  
  4
  
  但后来和林屿深走在一起的日子也很简单,因为吃饭吃得慢又不愿被人等,所以我更愿意独来独往。但林屿深好像总在刻意放慢自己的速度,然后安静地看着我吃。而每次在自习室我落了书本、水杯,也都是林屿深在提醒我。他不止一次地吐槽,从来没有见过我这样一心可以几用的人。
  
  林屿深毕业之后,留在了北方小城。他心里也有雄图大志,却只说:“没关系,我等你。”但我心里那所谓“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的豪情壮志,却更胜林屿深一筹。
  
  第二年,我只身一人从北方到上海,没过多久又去了杭州面试。而在我动身之前,林屿深已经先一步抵达了那里,安顿好了一切。
  
  于是,我和林屿深在杭州的工作和生活也按部就班地重复着,但当公司组织小分队到新疆的时候,不安于现状的我还是主动报了名。
  
  列车北上的那一段,我坐在朝西的位置上,那天天气晴好,远处大山深色的轮廓在无限好的夕阳里若隐若现,一路飞逝。
  
  车厢里的气氛也很融洽,广播里放着《青春修炼手册》,但我心里的孤独感却油然而生。暮色四合,我给林屿深发消息:“等结束了工作,就回到你的身旁。”
  
  我爱我的孤独,孑然一身,独自闯荡也无所畏惧,可我也知道,总有一个人是自己所有一意孤行里的一次例外,至少林屿深是。
  
  “那时候,未来遥远而没有形状,梦想还不知道该叫什么名字。我常常一个人走很长的路,在起风的时候觉得自己像一片落叶。仰望星空,我想知道,有人正從世界的某个地方朝我走来吗?像光那样,从一颗星到达另外一颗星,后来,你出现了。”
  
  而林屿深的爱最简单不过,就像他们说的:“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文字帝美文网【打赏】

扫描二维码,支持文字帝,为网站发展献出自己的一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