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网站地图 文字帝:经典美文之家!
当前位置:文字帝 > 爱情故事 > 正文

一生感念两件事

时间:2020-01-17 21:03 来源:网络 作者:文字帝 阅读:
  我退休后闲来无事,向老伴发牢骚:“我们结婚几十年了,你知道我喜欢吃什么吗?你知道我喜欢穿什么颜色的衣服吗?你知道我喜欢哪一种花吗?你记得我的生日是哪一天吗?你送过我什么礼物吗……”一连串的问题想难倒他,企图“秋后算账”。
  
  他却说:“我只记得在‘反右’斗争中我被划为右派时,在‘文革’中我被批斗后关进牛棚时,你不离不弃,爱护我、安慰我……”他没有检讨,没有道歉,转变话题感谢我,表扬我境界高,反弄得我哑口无言,激起了我心酸的回忆。
  
  我们结婚生女后,有了一个温暖的小家庭,但由于收入低、上有老下有小,压力非常大,生活过得粗糙而单调。没有花前月下的浪漫,也没有牵手进大商场购物的潇洒。更糟糕的是,老伴屡遭政治挫折,几乎成了“运动员”。能平平静静地过日子,已属万幸,怎么会有其他什么奢求呢?这些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但有两件事让我记忆深刻。
  
  第一件是在1956年,我当小学教师时,突然有一个机会报考高等院校,甚为向往。当时的他大力支持我,报了名后,他立马给我拿来几十本高考复习资料,鼓励我挑灯夜战。苦苦复习了几个月,我终于考取。接到录取通知书时,他比我还兴奋。但一看,高校的地点不在上海,而在遥远的南京;录取的不是二年制专科,而是四年制本科。这意味着我们将要长久地分居两地。他高高兴兴地送我上学,哪知4年毕业后,我被分配到外地工作;又过了4年,才调回来。8年里,这有老有小的家都由他扛着,却从无半句怨言。他不自私,尊重我的选择,我为之感动而铭记心中。
  
  第二件事是在上世纪60年代,我害怕生孩子,因为太痛苦了,可又怕做绝育手术。而他做了一件几乎所有男人都不肯做的事:进行男子结扎绝育手术。据我所知,在当地医院的男子结扎门诊,他是第一个敢于“吃螃蟹”的人。事后,我开玩笑说:“你冒着做太监的危险,挺身而出,够交情!”他却轻描淡写,若无其事。
  
  够了,就这两件事,足以让我尊重他一辈子。我为人妻、为人母已整整60个春秋了,自觉很不合格,特别是缺乏女性的温柔、体贴,他从不计较。如今,我们已年迈了,应该互相照顾、互相搀扶、互相理解、互相欣赏,相亲相爱到永远。  

文字帝美文网【打赏】

扫描二维码,支持文字帝,为网站发展献出自己的一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