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网站地图 文字帝:经典美文之家!
当前位置:文字帝 > 爱情故事 > 正文

幸不幸福,如鱼饮水,冷暖自知

时间:2020-01-15 15:01 来源:网络 作者:AdminMa 阅读:
  同是跨国婚姻,可以因此沉沦,亦可重整山河,命运终究握在自己手里。
  
  23点,刷了一下朋友圈,准备关机睡觉,却见安发了一张桃皇后在她脚边呼呼大睡的照片,附言是:“桃皇后睡得口水满地,麻麻还在艰苦奋斗!”桃皇后是安养的一条柴犬。日本和中国时差一个小时,零时了还不睡,估计又在折腾论文。一问,果然一副哭脸诉苦:“明天有论文要发表,晚上又得挑灯熬夜了!”我毫不同情:“活该自找苦吃!”
  
  安撇撇嘴让我别打击她,可一会儿又甩了张照片过来,是台湾学者黄金麟先生的《历史、身体、国家》一书的封面,说是论文里要用,但日本买不到这本书,连图书馆里也找不到,让我在国内看看。我顺手百度了一下,然后深表同情地向她慰问:“这么枯燥乏味的书,只有2006年出过一版,没有重印,当然难找,亏你啃得进去。”她笑语嫣嫣:“枯燥乏味吗?我觉得挺有意思的。”
  
  好吧,对于学霸的书单,我们这种快餐文化养大的人是永远不懂的。可让我生气的是,就在6年前,学霸美奈桑(安的日文名),还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煲剧追星的欧巴桑!
  
  18年前,安去日本留学,遇到现在的先生,结婚生子后,走上大多数日本已婚已育妇女通常走的那条路——全职主妇。安那时的日子,一如我们常见的日剧里中产家庭的主妇生活。每天早早起来,为先生和孩子准备丰盛的早餐和午餐便当;送走了孩子,开始各种采买打扫清洗收拾庭院;下午,早早就开始精心准备晚餐……人生似一张excel表格,规律得近乎刻板!难得空闲的午后,安有时会想,这就是我当年孤注一掷、远渡重洋、用力追求来的生活?从今天可以一直看到明天、后天……甚至是一辈子!
  
  6年前,孩子上小学三年级,已经颇具自理能力了。属于安的时间开始增多,于是跟先生商量,想重返校园。先生思虑良久,踌躇不语,但安此意已决,先生最终应允,只是忠告:“毕竟放弃了这么多年,要有失败的准备,不容易的。”
  
  一年半后,安顺利通过了东北大学教育学部的研究生入学申请和考试,其间付出的艰辛和努力自不待言。但得到的回报证明,这一切的努力是值得的。安说:“感谢上帝打开了另一扇门!”
  
  最明显的是,有了全新的社交圈子,再也不是一天到晚围着先生、孩子、家庭打转,偶尔跟几个欧巴桑约一次下午茶都觉得是小庆幸。而现在,博学睿智的导师不但指引学术的方向,不经意中还能点拨人生的真谛;年轻的学弟学妹,带来新鲜的空气和满满的活力;经常会得到去别的城市进行学术交流或出国调研的机会,拓宽眼界增长学识之余,还能顺便享受一下偶尔单身在外的别样体验……
  
  之前先生最担心的是安去读书会顾及不到家庭,这其实也是安最担心的一点。先生虽然没有太明显的大男子主义倾向,但之前自己身为全职主妇,总不能要求先生帮忙煮饭清洁,他应酬大醉而归也是常有的事。而现在,有时上课回来晚了,先生竟然已经做好了饭菜。有时她出差,先生做饭煮菜照顾女儿,甚至连发辫都能扎得像模像样,令她刮目相看。女儿也越来越独立,一日她在学校赶一篇论文,晚餐时,女儿亲手给她做了一份便当送了过来!
  
  当然先生如此大力支持,是亲身体会到太太上学去的好处了,最立竿见影的是安不再隔三岔五发脾气了。以前做全职主妇,一天呆下来,闲气闷气怒气三气齐聚,经常是一碰就炸,如今每天忙着上课查资料做论文,哪还有时间吵架啊!再者是先生所在公司的同仁聚会,上司经常钦点务必携太太参加,夸安学识丰富有涵养,言谈幽默风趣,穿着打扮优雅时尚,褒赞之辞满溢。先生嘴上不说,可心里还用说吗?有一位高学历的太太,终归是件体面的事。
  
  两年前,安顺利拿到研究生学位,又一鼓作气申请博士。我们一干好友都大呼反差太大接受不了,几年前还是个欧巴桑,如今要走上学霸的不归路啊!我问:“你拿到博士学位打算工作吗?”她说:“当然!做了这么多年家庭主妇的职业,我要从头开始,换一种职业啦!”
  
  她又说:“以前我妈老说,婚姻是女人的二次投胎。那时我也一直以为这场异国婚姻是我人生的另一个开始,而今才知,改变人生,只有也只能靠自己!”
  
  看着自信满满的安,让我想起学姐欣。从小到大,欣是不折不扣的一位女学霸,研究生毕业后,进了一所知名大学工作。有一次我去看她,她请我去食堂吃饭,理由是自己煮饭做菜太浪费时间,去外面餐厅点菜吃饭也是浪费时间!吃饭时我提到一部电视剧,她皱着眉说:“不知道,我从来不看电视剧,太浪费时间!”“这浪费那浪费,省出这么多时间来干吗啊?”我忍不住嘟囔。“学习啊!”她很自然地说。
  
  那时的欣没有爱情,没有朋友,她的人生里,只有读不完的书考不完的证。这样的生活持续了整整6年,已年过30岁的学霸欣突然惊醒,再也不想过这样的日子。
  
  要告别过往,从头开始,最简单迅捷的办法,是离开现在的城市,换一个全新的工作和生活环境。而欣则做得更彻底决绝,她争取到一个去德国做访问学者的机会,之后和一位德国人结婚,远赴德国定居。
  
  欣一去就彻底断了联系。10年后,另一位也在德国定居的朋友辗转打听到她的消息,于是前去探访,回来后描述她现在的生活状况。全职太太兼包租婆,一口气生了3个女儿,德国人工太贵,先生和3个女儿的饮食起居,全是她一手操持打理,几乎占据了她大部分时间。现在女儿都上学了,她的难得空闲,唯有煲剧聊以慰藉无望的人生。
  
  听到这些,我没来由地鼻子一酸,想起当年欣很不屑地对我说:“我从来不看电视剧,太浪费时间!”
  
  朋友发我主妇欣的近照,虽有预感,但还是吓我一跳,胖得不像话,穿着打扮得又邋遢,整个一个灰扑扑的土肥圆。朋友说不敢问欣有无后悔之意,为了摆脱一种极端生活,却陷入另一种极端生活的泥淖。
  
  而她留在我记忆里的,依然是当年学霸的风采。虽然彼时也属微胖界人士,而且不擅修饰,但她个头高,又总是微昂着脖子,下巴轻扬,腰挺得笔直,走起路快得似一阵风。她极爱穿一款长风衣,下摆兜足了风会鼓胀起来,经过你身边时,自信傲娇的气场扑面而来。
  
  同是跨国婚姻,可以因此沉沦,亦可重整山河,命运终究握在自己手里。好在幸福不幸福,快乐不快乐,如鱼饮水,冷暖自知。  

文字帝美文网【打赏】

扫描二维码,支持文字帝,为网站发展献出自己的一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