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网站地图 文字帝:经典美文之家!
当前位置:文字帝 > 爱情故事 > 正文

雪中恋情,遗失的美好

时间:2020-01-12 09:07 来源:网络 作者:文字帝 阅读:
  白永远都忘不了她与水之间的那段刻骨铭心的爱情,在哪个冰冷的冬天,一如雪花般纯洁的爱情,绽放出了本在春天所应有的色彩;那是一朵鲜红的花,火热的激情融化了无边的白雪;踏在洁雪中的俩串脚印,一大一小,蔓延到了远方,和着冰凉的空气,如呼出的口气,短暂的凝聚后便永远消失在了空中。

  水是一个大学生,在外省的一所著名学府读书,每逢寒暑假回家一趟。水的家里并不富裕,俩个弟弟都因学业不佳而辍学外出打工去了,家里还有个7岁的小妹。水的心里很清楚,自己的成才与否关系着整个家庭的命运;然而,家人的平安便是对水最大的安慰。

  水是一个很内敛的男孩,更是一个热爱文学的男孩,从他眼中透出的光线永远显得深沉而又忧伤。与他来到尘世的那刻相比,现在的他已是个大男孩了,那意味着他将考虑的事情更多,肩负的责任也要更重。同时,这个年龄段的他也有着一颗懵懂的心,那是一种对爱情需求的征兆,而远远不止于对亲情的牵挂。

  白出生贵门,与水是同村,因高考成绩未过线而自身又不想再念,便呆在了家中。正好那时他们村的小学缺老师,于是村长找了她去当了个临时老师,主教语文。其实在农村,女孩子有这般学历也算不错了。老辈们嘴里常挂着这样的话“女孩子家,读个书有啥用,以后还不得在家生儿育女。”可见,农村老一辈腐朽的思想还将摧残一些女孩,也许直到他们的魂灵漂浮之时,所有的斥责才能平息。白还有个姐姐,去年夏天做了新娘。听说新郎官的家业很宏厚,于是村里又流传着这样的话“那家人,攀高罗!”

  那一年的冬天,天气十分极端,元旦后半段的时日天一直在下着冻雨,仿佛冰河时代又将降临一般。在水的印象里,白就是在那一年的冬天闯进了他生命的田园里。他脑海里时常出现夏娃和亚当漫步于伊甸园中的情节。自那次照面后,白便成了水眼中的西施。那束在冬雪中飘逸的长发,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那副恬静优雅的面孔,那身恰到好处的装扮,整个人透出一种抵挡不住的气质。水心中的懵懂一下子幻化成了萌动,那彻身的颤栗,正是他对爱情向往的最好诠释,因为他从来没在一个女孩子面前有过如此的反应。水并不知道初次的擦肩也在白的内心中激起了一道涟漪。这种“此时无声胜有声”的暗示便是爱情天使带来的所谓缘分吧!

  快过年的前几天,冻雨停了,天转而下起了飘雪;雪是头一天晚上就下了的,静悄悄地一夜之间便撒满了昏睡中的大地。水最喜欢这样的季节了,这不仅因为雪似鹅毛能轻飘飘地自由漂浮在空中,而且雪便是水性格的写照。白,爱雪更爱的要命,就算是桃花岛上所有的桃花都纷飞如雪,在她,也不及来一场寒雪那般憨厚美丽。

  雪第二天也在下着,很大很大,旷野上没有了鸟儿的踪迹,道路上也没有了行人车辆,就算是极细腻的绣花针落地,水和白也是可以用心听到的,因为他们再也不能摁耐住外出亲雪的心情。百套上一件白色的羽绒服,戴上一顶花色棉帽,冲向了远处的旷野;水却穿的很单薄,棉内衣外只加了件灰色的毛衣,脚上换上了一双防水雨鞋,也奔向了远处的旷野。雪,很大很大,透过雪花间的空隙,只见他们变得愈加的渺小,最后消失在了无边的旷野,去寻找那个属于他们的交点。

  旷野的尽头是一条奔腾不息的河流,水和白在那又一次碰面了,开始他俩互看着对方,嘴角似带一丝傻笑,继而抿起了嘴唇,脸上似带一丝严肃,慢慢地走向了对方。他们相距的是那么近,却好象永远走不到对方似的。淙淙的流水还在不停地流着,时间却好象被定了格。空中飘落的雪花变成了一串串音符,谱出那首经典的爱情歌曲---《MYHEARTWILLGOON》,在水和白以及那些被雪覆盖的山林间萦绕。

  他们终于走到了对方,面转向了河流,虽然彼此还不了解对方,可有时不了解也是一种相知,难道不是吗?

  “你真漂亮!”水开了口。

  白侧过脸望了一眼水,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可爱的脸上挂着俩个小酒窝。

  “真的!不过我---我更想听到你的声音,可以吗?”水又接着说。

  “恩!我们堆雪人吧!”白清晰地咬着每个字眼。

  水顿时呆木了,那声音如空谷里的风儿般清脆。

  “堆雪人咋样?”白有点害羞了。

  “啊!好!”水这才反应过来。

  “我们去那块空地堆吧!”白建议道。

  “走吧!”水应着,手不由自主地拉起了白的手,拔起了脚步。

  “我叫白,你呢?手冷吗?”白似带关心的问道,感觉到水的手有点冷。

  “不冷!”水惬意地笑了。

  白松开了手,脱下了那件白色羽绒服,递到了水的手上:“穿上吧!会暖和些。”

  “谢谢!我叫水。”捧着那件带着香气的羽绒服,水的内心从来没这般的甜蜜过。

  大雪中的旷野上,只见一对影子在演绎着一场爱情童话。爱情文章

  夜来临了,天空没有月亮,大地却还是光明的,水和白也就在此时回到了各自的家中。不舍的分离前,水还了那件洁白的羽绒服。回到家后,水和白都向各自的父母诉说了各自内心的感受,却招致了父母的反对。

  “水,你不是不知道,白他们家世昌盛,是名门之户;瞧咱们,拿哪点去跟别人比呀!这还不被人家所笑话。再说我们也没个象样的房子啥的,人言可畏呀!”水的父母愁着脸哀苦地说着。

  “不要说了,我明白了!”水躺上了床,盖上了被子,内心如刀割般难受。

  “白,你也知道,人家现在是大学生,有学识,现在都讲究门当户对,你看你配不配人家;再说,他们家的情况不算好,要发达起来,也得十来年吧!你能等到那会吗?还不成了黄花一朵。人言可畏呀!”白的父母也在劝说着女儿。

  “知道了,让我静一下吧!”白跑进了自己的房间,关上了门。

  夜就这般地死寂了。

  第二天,雪停了;中午时分,天放了晴,久违的阳光又以它那温热的笑容向大地洒去了光芒,融化着到处的积雪,水和白堆的那个雪人也开始慢慢地消退了容貌,可是他们之间的那段美好却永远地珍藏在了那里;水和白再也没能相见,不只是因为缺少奔跑的勇气。那段在大雪中的短暂恋情化作了一颗种子,深深地埋进了河边的深处,也许千百年后,它将带给世人无尽的芳香。

  记住那遗失美好吧!永远,永远--------

文字帝美文网【打赏】

扫描二维码,支持文字帝,为网站发展献出自己的一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