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网站地图 文字帝:经典美文之家!
当前位置:文字帝 > 爱情故事 > 正文

等待爱情寻呼

时间:2020-01-05 23:10 来源:网络 作者:AdminMa 阅读:
  我27岁了,还在上学,身边却从来没有一个正儿八经的女朋友。向往爱情是一种本能也是一种需要,在这种时候,我对班上的女同学投入了比较多的关注。

  但是,现在的女孩子们不能够捉摸透了。她们都比我年轻,看起来朝气蓬勃,整天嬉笑打闹玩得不亦乐乎,我跟她们比起来真是像老大爷一样,有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

  按照我读高中时候的经验,谈恋爱完全不是现在的操作方法。但是现在的对象变了,不是原来那些一说话就红脸的女同学了,所以原来的方法也完全失效了,得有新的方法出台。可惜最近几年我都忙于学习和写作,完全不懂现代爱情的操作技巧了。这让我经常在不自觉间流露出跟不上形势的伤感。

  这一学期开学以后,我收到了一笔稿费,拿着这笔钱,我就想到要购置一些东西。北京这个地方,一个人关在自己的心灵里面瞎琢磨是没有用的,得进入大社会,跟上形势才行。基于这一点,我想给自己配一个寻呼机。虽然我在北京还没有很多熟人,不过,我想有了寻呼机以后机会将会多一些。

  那一天我到街上转了半天,数字机也要七八百元。后来我转到了我们校门口的那个邮局门口,我记得那里面有一个小柜台在卖寻呼机,好像价格还比较便宜。在邮局门口,我看到王馨,她是我们班上最漂亮的女孩。刚开学时,有一次我和她从教室门前相对走过,她曾经看了我一眼,让我至今无法忘怀,因为那一跟中包含了无数的意念,如怨似艾,如倾似诉,真是不可解读。当时我呆在教室门口好半天,不知道这个女孩子为什么要这么折磨我,让我当夜辗转难眠。我从千万个角度确认这个眼神的含义,但是始终没有得到标准答案。

  那一天夜里我才真正理解了钱钟书先生的那句话:上了年纪的人谈恋爱就像老房子着火不可救药。

  因此,当我在邮局看到她远远地走来,心就开始跳了。当她走到了面前时,我说话的声音都开始颤抖了。我对王馨说:“你要打电话?”她点了点头,朝我笑了笑,但是眼神再也不是那一次那种动人心魂的味道了。

  她打完了电话,我连自己都没有预料到地说:“我要买一个寻呼机,你能帮我挑挑吗?”她有一个寻呼机,应该比较熟悉。

  她没有犹豫就同意了。我们一起选定了一个最便宜的,500块。正准备掏钱,王馨忽然说:“师傅,能不能便宜一点啊?”

  那个小伙子说:“够便宜的了!”

  王馨可怜巴巴地说:“我们都是学生啊,没有钱,您能不能便宜一点?400成吗?”

  小伙子惊奇地看了她一眼:“那您也太狠了,这种机子我们批发也得450元啊!”

  我插不上话,王馨继续求他使宜卖,那双眼睛也那样如怨似艾地看着小伙子,我觉得这样也太浪费感情了,不如让我多出点儿钱,让她把眼神对准我,让我如沐春风,陶醉一两分钟。

  价钱还真被她讲下来了。小伙子没有顶住,终于把价钱降到了410,另送我们一个价值十块钱的风铃。我同意了,我想可以把那个风铃送给王馨。

  呼机拿到了之后,王馨马上掏出小本子和笔说:“我要记下你的呼机号,以后找你有事。”

  我受宠若惊。忙说:“好好,你记吧。”回校路上,过马路时我注意让自己挡在她的前面,这样汽车如果撞人的话就会先撞我再撞她。到宿舍了,我说:“你呼我啊,这两天电影不错,我请你看电影。”她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她问:“这个风铃是不是送给我了?“我说当然。

  我回到宿舍之后异常兴奋,想着王馨答应呼我了,也就是说答应陪我看电影了。而恋爱中的男女是经常看电影的,这一点让我觉得生活充满了阳光,下午我就到操场去打了一场球,发挥得非常好,把一伙外校的学生打得落花流水。

  从此,我就时刻盼望着呼机响。我在买机子的当天晚上就做了一个重大决定,只把呼机号给王馨一个人,当她呼过我之后才把号给另外的朋友。这样,只要呼机响,那绝对就是王馨在邀请我了。我急切等着那个激动人心的时刻。

  曾经有两次都吓我一跳,呼机连续不断地尖叫起来,我一看,却是天气预报。真是让我非常失落。

  在上课的时候,我偷偷地看了看王馨,她一副什么事儿都没有的样子。她已经有我的呼机号了,难道她不应该有所改变吗?我在那里一厢情愿地想,仍然等着我的呼机响。

  两天、三天……一直过了一个星期,我的心终于像挂在屋子外面的腊肉完全风干了。算了,我想。

  这天晚上12点,我正在床上看书,呼机忽然响了起来,我大惊。马上爬起来去看,只见上面显示着“C99”,这表示要复台。可是宿舍楼的大门早就锁上了,管门的大妈是绝对不会让我这时候下楼去的。我在房间里急得不行,这是王馨第一次呼我,在这种时候,绝对是有要事。我在房间里来回走了几趟,又到隔壁去借了几百块钱(这种时候呼我肯定是有特殊情况,我得作点准备),决定铤而走险,从楼上爬下去。

  我从窗户爬到外面,慢慢地摸着隔壁水房带铁栏杆的窗子一步一步往下爬,终于到了地面。我大出一口气,擦掉头上的汗水赶紧往外面跑。

  到了校门外面,所有的电话亭都关门了。我走到一个卖小吃的摊点前,与老板换了五块钱的硬币,然后到投币电话那里去复台。

  电话通了。我发现自己声音变得异常丑陋:“请看一下62029有什么事?”

  过了一会儿,寻呼小姐说:“大世界迪厅午夜场免费,欢迎光临。’’我气得再也爬不上楼去了。那天晚上,我一直游荡在马路上,时而骂几句“大世界”,时而想一想王馨的笑脸,最后我又想到了老房子失火的话,果然觉得自己不可救药。

文字帝美文网【打赏】

扫描二维码,支持文字帝,为网站发展献出自己的一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