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网站地图 文字帝:经典美文之家!
当前位置:文字帝 > 随笔散文 > 正文

桑葚熟了

时间:2018-03-15 10:57 来源:网络 作者:舍得  阅读:

  春深了,喧闹的桃花、杏花、梨花,都没了力气,渐渐地隐退了,与脚下这片赋予它精彩和赞誉的土地紧紧地融合在一起。山里恢复了平静,就像什么都未发生似的寂静,偶尔有山鸡的鸣叫,让人感到这里还有点灵气。

 

  一种花落,一种花开。充满阳光雨露的时节,万物都在吐绿,在拔节,在重复昨天的故事。这些不会再引起我的注意。只有一种植物的萌生、膨胀,撕扯着我的心,扩散着我的纠结。这就是桑树。它叶密枝多,枝杈像能工巧匠编织成的密集的网,纵横交错,心脉相连。

 

  在我小时候,家在距市区百里开外的农村,是公社所在地,记得有一天,村里像过年一样,好生热闹,通往山外的道路上开来了好多汽车,全村老百姓不自觉地就站成了夹道欢迎的模式。原来是下放户。据说,下放户不少是有问题的,下放到农村接受改造。各大队提前接到了公社通知,都派出了三挂套的大马车前来接人。

 

  留在我们村的三户,其中一户姓赵,这家有两个孩子,大的是男孩,小的是女孩。男孩同我一般大,叫赵飞。他家住的地方离我家不远。住的环境非常差,是一家闲置的三间小耳房。就这条件,也不敢吱声,他们知道自己有“问题”,是来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一开始,我们屯中的孩子像躲瘟疫似的躲着他们,因为家里大人叮嘱,离他们远点,划清界限,别招惹是非。

 

  时间长了,谁啥样,一琢磨都知道,谁也骗不了谁。经过一段的相处,赵飞一家孩子大人,都是老实本份人,不多言不多语的,见谁都是一脸笑容,从不与左邻右舍吵架拌嘴。家大人也就对我们放松了“管制”,我们与赵霞交往就多了起来。学习在一起,玩也在一起。直到现在,我也想不明白,他家为什么会下放呢?

 

  小孩的脸说变就变,没个定性,分分合合,经常发生小矛盾。几天不在一起玩还受不了。小时候的特点就是淘气惹祸,大人戏称为“淘气包”。那时也没有啥玩的,藏猫猫、打佬倌、和泥玩土,一玩就是一天。喜欢泥土,也许是农村孩子的天性。将土和成稀泥后,几个人轮着班,扯着嗓子喊“东北风、西北风,摔娃娃,大窟窿”,喊得太阳落,喊得月亮升,童声如歌如乐此起彼伏。一天下来,搞的全身上下脏乎乎的,但玩的非常开心。不像现在的孩子,各种儿童玩具家家都有,能飞的、能跑的,爸爸妈妈不给买,爷爷奶奶争抢着给买。

 

  我们经常一起去花果山偷苹果,那是大队的山,被看山人撵的哧哧跑。初夏的一天,我们一起上山玩,走到一个山坳时,发现了前面一棵小桑树结了几嘟噜桑葚,看着油光崭亮的桑葚,真像是珍珠玛瑙,在绿叶的映衬下璀璨绚丽,夺人眼目。我们几个撒开俩腿就跑,直奔桑葚而去。赵霞跑在最前面,跑着跑着,他被石头绊倒了,腿脖子被硬硬的地面磕出淤血了,疼的坐在地上揉。我和其他几个趁虚而入,捷足先登,摘下桑葚,先是欣赏一番,又让不远处的赵飞看看,馋他,之后全部填入口中,嘴嚼那酸甜的滋味儿。赵霞生气了,自己一瘸一拐的回家了。

 

  没过几天,赵飞一家接到了返城的通知,全家迁回原住地。那天早晨,我起得很早,想再看他最后一眼,在离他家不远的旮旯里等着。汽车来了,屯里乡亲们前来相送的很多,他的父母和他都流下了眼泪,他慢慢腾腾地上了车,并朝我家的方向张望,汽笛声远了,他消失在当初来的路上,消失在我模糊的视线里……

 

  今又到了桑葚成熟季节,它在等着采摘人。

文字帝美文网【打赏】

扫描二维码,支持文字帝,为网站发展献出自己的一份力!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